<font id="9jfr7"><var id="9jfr7"></var></font>

                <progress id="9jfr7"></progress>
                <progress id="9jfr7"><form id="9jfr7"></form></progress>

                  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睡蓮

                  來源:拂曉新聞網--拂曉報    時間:2021-11-03 08:23    作者:

                  南澤仁

                  初到康定,見同事木子的桌上放著一個土陶罐,里面用清水養了幾片圓葉,它們浮在水面上,是安靜美好的樣子。

                  我沒有見過這樣的植物,就湊去細細觀賞。木子說:“它叫睡蓮?!彼@么說的時候,聲音很輕,很朦朧,像是從夢里發出來的。蓮花盛開在夏天,康定這個地方的夏季只有十來天,它來得及打苞盛開嗎?我想要在那十來天里,每天都去看看木子的睡蓮開花了沒有。臨了,我接到寫作任務,回家鄉去寫一篇關于牧人的非虛構散文給擱淺了。

                  幾月后,木子結束高原工作,回老家香城生活去了。等我再去看睡蓮,土陶罐還放在桌上,只是沒有人續清水,蓮葉都干枯了。

                  我出生在高寒牧場,一直向往去溫暖的地方生活,就把一個家建在了距離康定不遠的雨城,不時去小住。周末,我在雨城家中,木子發信息說要來與我會面。我還沒有回復歡迎她的話呢,她就打來了電話,問我的具體住處,說是已經到雨城了。我去迎她,她穿著淡藍色的連衣裙,手提著一個深藍的小皮包,看到我,停了下來。我領她去青衣江邊吃茶。我們說著話,不時望一眼廣闊的江面,眼神就會被帶到很遠。木子端坐在我對面,有時候也不知道說了什么,她會在自己的微笑中低下頭去,像個害羞的姑娘。茶水喝淡了,我們就沿著江邊散步,天忽然就落起了雨。江邊隔幾步就會有一棵茂盛的大樹遮陰遮雨,我在樹下問木子,你什么時候回去?她說,來了就要與你住一晚的。說完,她為我的話又一次笑著低下頭去。

                  我覺得還要住一夜的話,時間太長久了,我們該怎么度過呢?做同事的時候,我們是彼此喜歡的,但也沒有更深地相處過。晚上,我在她面前的茶桌上擺了茶水和甜點,她低垂眼睛看著它們,那樣子像是我供起的一尊小神。我在電腦上修改文稿,很快就沉浸在了自己編織的故事情節里。不知什么時候,木子靠近我身邊,認真地看著電腦屏幕,低聲讀出:“他的手指輕叩著我微弱的脈搏,像在彈奏一首為蟲蟻抒寫的歌”,接著問,為什么想到是為蟲蟻抒寫的歌?我說,寫到這里,就想到了蟲蟻,思想里沒有來兔子或麂子。她若有所思,不再作聲。

                  木子也是喜愛文字的人,女兒去上學的時間,她就在家記錄一些小時遠離家鄉、隨父母親來到康定生活的事情,外婆是她常常提及的人。外婆總在故鄉與康定之間來回,那就是木子游移在故鄉和康定兩地難以周全的心。后來,她在我的郵箱里投了一篇《放牧》,與之前那些糖塊、水井和梔子花都沒有關聯。我想知道,一個沒到過牧場的女子經歷了怎樣一場放牧,還沒有編輯就先打開讀了,文字細致入微地講述了開貨車的父親,專程載著木子去折多山上看雪山,車在爬山的時候耗干了水箱,父親去路邊的牧場找水,木子被父親放在路邊的一個石包上站立等待,她看著父親大步穿過黑云樣的牛群,走向黑帳篷。牧人與父親交流的手勢像兩棵青杠樹在廣袤的大山間舒展,青草和陽光耀著她的眼睛,像前世樣久遠。我對木子說,我喜歡你的《放牧》,像看到蓮花開了一樣稀奇。

                  木子說,我家不遠處的寶光寺里種滿了睡蓮,你一定要來看看。

                  回去后,木子便不斷給我發來寶光寺蓮花池的圖片。最初,池塘里浮著一群蓮葉。后又幾天,那片蓮葉間冒出了一枝、兩枝打著花苞的蓮花。夏至的時候,她發來了蓮花池里開滿盞盞蓮花的圖片。

                  她說,花開了,你還沒有來。

                  香城距離雨城也不太遠,只是我覺得專程去看蓮花,還是奢侈了。這么想著,就沒有去成。

                  又逢周末,我沿著青衣江邊散步,河上游著幾群水鴨子,還有幾對鴛鴦。風吹皺江面的時候,它們也在跟著起伏動蕩著。一群白色鳥兒在那樣的動蕩中呼啦啦飛離水面,飛進了暮色里,它們閃著亮光。聽說,從去年開始,就不斷有許多種類的鳥兒到雨城棲息。與鳥兒有關的機構很快為它們建了濕地公園,種了更多的樹,樹上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鳥窩。我追隨那群白色鳥兒走進了濕地公園里,想去尋找更多的鳥類。經過一個大池塘時,見里面浮滿了蓮葉,這讓我驚喜得差點叫出了聲音。我在池塘邊快步走著,尋找蓮花,只見一朵朵堅實的花苞安靜地露在葉片之間,只是沒有一朵盛開的。我拍下圖片發給木子。她說,你去晚了,蓮睡了。

                  我聽到這句話,心就被感動了。仿佛看到一個潔凈美好的女子,一斂裙輕輕走進了睡夢里。

                  【關閉】【打印】 責任編輯:丁曼

                  版權聲明

                  ① 拂曉報社各媒體稿件和圖片,獨家授權拂曉新聞網發布,未經本網允許,不得轉載使用。獲授權轉載時務必注明來源及作者。

                  ② 本網轉載其他媒體稿件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因轉載的作品內容涉及您的版權或其它問題,請盡快與本網聯系,本網將依照國家相關法律法規作相應處理。

                  視覺·圖片

                  • 宿州火車站改造項目有序進行
                  • 講好紅色故事 賡續紅色血脈
                  • “草根”足球賽點燃全民健身熱情
                  • 立少年志 筑強國夢
                  • 汴河街道:“四送一服”促發展
                  • 夾溝鎮鎮頭村紅薯喜獲豐收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font id="9jfr7"><var id="9jfr7"></var></font>

                                <progress id="9jfr7"></progress>
                                <progress id="9jfr7"><form id="9jfr7"></form></prog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