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
            新聞熱線:3900087   廣告熱線:3900838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舉報郵箱:zgfxnews@163.com
            ,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
            拂曉新聞網  > 文藝副刊  > 正文

            田園深處有人家

            2022-03-23 14:51來源:拂曉新聞網--拂曉報作者:

            □金色田園

            一個人就是一個村莊,一個人就是一個故事,一個人就是一段傳奇。

            這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在周圍幾個村莊的曠野處,有一處住宅,宅院由一排坐北朝南的連體房屋組合而成。這處房屋的權屬歸我們這個生產隊所有,那時候生產隊在這里開辦了一個大菜園,部分有種菜經驗的莊稼漢就常年在那里勞動。其中有一個外號叫“老張頭”的人孤身一人,無牽無掛,便在那里安了家。每到晚上,大伙都回去老婆孩子熱炕頭了,就留下老張頭守著菜園、農具,看家護院。后來,菜園終結,人們紛紛搬回了村里,唯有老張頭還住在那里,他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生活,熟悉了這里的一草一木,對這片土地有著揮之不去的眷戀。

            在這片房子門前是一條東西走向的田間大道,可輕松通過四輪大車。路邊長滿了巴根草,春天還會開遍五顏六色的花兒,草叢里時有野兔、青蛙等野生動物出沒。下雨的時候,走在路邊的巴根草上,腳板也不會沾泥。大路東邊通達村莊集市,通達外面的世界;西邊連接一條由南向北常年不竭的大溝。大溝西側就是一大片茴草地,有一種當地人稱之為“土雁子”的鳥兒經常在空中盤旋、鳴叫,也許這茂密的茴草地就是它們的老巢吧。房屋北面不遠處就是一口大塘,蘆葦叢生,蝸牛比比皆是,觸手可及,數不勝數。老張頭把這一帶當作“世外桃源”,享受著悠然、清靜的田園生活。

            老張頭成了這里的主人。早上的一縷炊煙從這里升騰,彌漫著生活的氣息,飄向無邊的天際。老張頭偏愛喂養家禽家畜,兩只小狗,一群雞鴨,雞鳴狗叫,十足的鄉村格調。老張頭出門回來的時候,那些家禽家畜跟久別重逢一樣親熱,兩只小狗沖在前面,一群雞鴨跟在后面爭先恐后上前迎接,他們如此高規格地歡迎主人的歸來,不知是要討得主人的歡心,還是等待主人賞賜它們需要的食物。

            老張頭的生活是粗線條的,吃肉喝酒都是海量,買塊豬肉回來,用劈柴火煮熟,切上一塊當饃吃;喝酒也是不醉不休。吃飽喝足后,就呼呼大睡。一覺醒來,來碗涼水,解解渴,醒醒腦,扛著鋤頭就下田了。

            別看老張頭是個粗人,編筐打籃那可是行家里手,他的手工編織品巧奪天工,有藝術品樣。他在大溝坎上種植了紫穗槐,收獲枝條作為編織品的原材料。這些枝條手指粗細,韌性十足,不易折斷,是編織品的上等材料。他編織的畚箕、抬筐、嬰兒搖籃精巧美觀,堅固結實,經久耐用。周圍的村民紛紛上門求購,他的編制品足不出戶就會被搶購一空。

            我也有幸得到過老張頭的1件編織品。那是一個薄霧迷蒙的清晨,我挑著三角草架到老張頭西邊的大溝坡上割草,那兒青草繁茂,一會的工夫,我就收獲了足量的“戰利品”。在往三角草架充裝青草時,因過度用力,一只三角草架被撐破,失去了攏草功能。這可咋辦呢,我抓耳撓腮,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恰在這時,我看到老張頭正在門前撒糧喂雞呢,便跑上前去,想借根繩子捆草救急。老張頭聽了我的來意,東屋瞅瞅,西屋瞧瞧,還真沒有找到捆草的細繩,倒是有一根又粗又長的大繩,可殺豬焉用宰牛刀?再說大繩本身體量就重,我也背不動??!正在我轉身離去的時候,老張頭突然叫住了我:“孩子,給你一個畚箕用吧!”說著話,老張頭把一個新編的畚箕遞給了我?!斑@……”我有些受寵若驚,“傻孩子,還愣著干啥,快背著草回去吧,說不準家里大人還等著你回去吃飯呢!”老張頭用不容置疑的口吻命令著我。

            當我把畚箕送還給老張頭的時候,老人家慷慨地說:“看你這孩子挺勤快的,這畚箕大伯我送給你了?!睆拇?,我跟老張頭成了忘年交。

            大溝里雜草叢生,魚類豐富,我們時常會帶著推網子等捕魚工具,順著大溝捕魚捉蝦,或者發現大溝邊上有潮濕的洞穴,伸長手臂捕捉黃鱔、泥鰍等。大自然的饋贈時常讓我們收獲滿滿。有一天,我的手氣特好,捕獲了半桶魚蝦,我便想著給老張頭送些打牙祭。老張頭家的小狗老遠就又蹦又跳迎接我的到來。老張頭正半躺在門前的柳樹下跟一位走村串戶的貨郎老漢聊得熱乎,見我到來,把旁邊的草編短凳遞給我:“孩子,累了吧,坐下來歇歇,等會燒肉給你吃?!薄安涣??!蔽倚χ阳~蝦倒在了老張頭的瓷盆里,就要轉身離去,老張頭板著臉生氣了:“瞧你這孩子,跟大伯見外了不是!”盛情難卻,我只好留了下來。

            柳蔭下,涼風習習。老張頭摁了滿滿一袋旱煙,有滋有味地吸起來,看得出,飄飛的煙霧中帶走了他所有的心思,對于他來說,生活就是這樣云淡風輕,他沒有煩惱和憂傷,平平淡淡就是他想要的生活,就是他度過的每一個日子。他與人為善,路過他這里的人,他都會給口水喝,給口飯吃。這個貨郎老漢就是那天被雷雨趕到他這里。老張頭好生招待,并安排他住了一宿,第二天,雨過天晴,才送貨郎老漢上路。

            一個善良的人跟誰都是有緣分的,我跟老張頭的交往不也是如此嗎?

            世事難料,一個寧靜的夜晚,老張頭走完了他86歲的人生旅途,去了天國。

            又到了春暖花開的時節,我來到了曾經的田園人家,追憶老張頭當年的點點滴滴。昔日的房屋已不復存在,地上長滿了綠油油的莊稼,空氣中彌漫著油菜花的清香,老張頭當年栽下的那棵柳樹已經發芽吐綠,土雁子的叫聲依然清脆嘹亮,田園還是那么美,那么富有詩意。我想,老張頭要是在天有靈,也一定會在春風里含笑九泉。

            責任編輯:王亞東

            掃一掃,關注拂曉報公眾號

            版權所有: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地址: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234000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