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
            新聞熱線:3900087   廣告熱線:3900838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舉報郵箱:zgfxnews@163.com
            ,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
            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 正文

            山中

            2022-03-28 16:27來源:拂曉新聞網--拂曉報作者:

            一片綿延的山脈橫亙千里,幾幢徽派老屋靜靜地臥在山坳里,像幾枚散落的黑白棋子。煙灰色的山路上,不時冒出一兩個山民,擔子沉甸甸的,腳步慢騰騰的,仿佛是在對抗飛逝的時間。

            汽車在山嶺與山坳間盤旋,車輪之外,懸崖筆直下落,谷底溪流奔涌,水聲轟鳴,激流中不時躍起幾塊巨石,烏龜殼一樣,一動不動。入秋了,層林盡染,紅的紅,綠的綠,黃的黃。溪流邊的野花,一朵朵,一簇簇,寂寞,絢爛,鄉村牧師一樣優雅。振翅疾飛的山鳥掠過頭頂,灑下一兩粒幽遠的空啼。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只有一團團懶洋洋的白云,棉花糖一樣凌空而去。黃燦燦的稻田一掠而過。曬秋的匾籮一掠而過,圓的圓,方的方,白墻灰瓦間,閃過一蓬蓬燃燒的火焰。盤旋。平緩的坡底愈來愈近,路邊的竹林、油松、山核桃、茶園快速后退,一大片擠擠挨挨的女貞樹迎面撲來,枝椏間的女貞果黑得發亮。車停在一處彎道邊,樹叢里,只見一群野鳥在爭搶女貞果,鬧騰騰的,有麻雀、大灰雀、山雀、烏鴉、畫眉,還有一只鳥我不認識——比喜鵲小,比伯勞大,頸背綴著幾點白斑,周身淺褐色,尾羽極短——機警地懸在一根橫枝上,歪著頭,脆生生地叫,“滴滴”,“嘟嘟”。這是什么鳥呢?叫得人心里發空。

            這是歙南一座不知名的山村。村口的烏桕樹上已經有了紅葉,陽光從山嶺上紛披下來,聳立的樹冠像一件大氅,薄薄的,近乎透明。小路像一根纏繞的藤條,向村口扭來扭去,落葉在風中漫卷,人行其間,“撲哧”,“撲哧山”。藤條的盡頭,一個白發披覆的老嫗站在月洞門里,核桃一樣皺巴巴的臉,安詳而恬靜。

            溪流奔到村口,平緩了,漲成了河。岸邊,肥厚的菖蒲劍一樣挺立,蘆葦始有毛絨絨的花朵,晃在風中。水底有了油油的水草,怕冷似的,一抖一抖。游魚自得其樂。石蝦自得其樂。一米長的水蛇風一樣滑過水面。愈近村口水面愈寬闊。五六只綠頭鴨,手掌大小,在水草叢中潛泳。鴛鴦,成群結隊地浮游,渾然忘我,一點也不怕人——鴛,嘴紅色,羽色華美,翅像帆一樣立起,奇特而醒目;鴦,嘴黑色,頭和上身灰褐色,眼周連著一道細細的白色眉紋。在寂靜的鄉野,鴛鴦是寓意吉祥的天使,鴛鴦出沒的水面,鄉親們不去洗衣、不去淘米。在歙南,我還見過一大群白鷺,體態修長,舞姿優美而抒情,像風中一團團漫卷的白雪。

            河在村口轉了個彎,向山坳外急匆匆奔去。水上橫著一座苔痕漫漶的石拱橋,兩座石拱之間,斜斜地伸出一棵構樹,像坐在橋上款款招手的綠衣少女。過橋是一條高低不平的石板路,路盡頭是一條逼仄的小街。我從未見過那樣袖珍的小街,兩面聯排,不超過二十戶,窄,而且短,像一個清寂而靦腆的村姑。街道上空,各家各戶的衣服橫七豎八地晾著,安靜樸素,與世無爭,袒露著生活的古老氣息。幾個老人臨街而坐,怡然自樂,看不出一絲焦慮。他們在這里閑坐了一生,屁股下的石頭光滑得像一面鏡子。街頭所售俱是尋常百貨:煙,酒,油鹽醬醋,毛峰(粗糙的外包裝上落滿了灰塵),野茶(烏黑色,蜷曲,像一截截擰斷的鐵絲),筍衣(刨花狀,攤在篩籮里),臉盆,毛巾,拖鞋,掃帚,碗,碟,勺,茶缸……也有山民自編的竹器:籃子,菜籮,篩子,背簍,斗笠,椅子,巴掌大小的貓、狗、豬、老虎……物美價廉,層層疊疊地碼在老人腳邊。最氣派的一家門面很大,“喜鵲登梅”的木雕上橫著一塊匾,上刻“歙州百貨”四個大字,娟秀的館閣體,陰文,墨色已經很淡了,“州”字中間的三點已經看不真切。誰的字呢?我忘了。店主姓孫,六十開外了,兩鬢斑白,懶洋洋地靠在躺椅上,扶手上掛著一只大紅色的很袖珍的收音機。老板娘看起來只有五十歲,一小把頭發束在腦后,波浪一樣翻卷。她坐在柜臺后面嗑瓜子,面前擺著一只小電視,咯咯咯,肩膀大幅度抖動,像一只剛下蛋的老母雞。

            我百思不得其解——同在一片屋檐下,夫婦倆竟能置身兩個世界,一個在山里,一個在山外。

            小街盡頭是一面山坡,山坡上坐落著方圓數里唯一一所學校,一所沒有圍墻、沒有門樓、沒有銘牌的學校。兩層樓,八九間教室,樓下幾間已經落了鎖,教室里的桌椅缺胳膊斷腿、歪歪倒倒的,灰塵至少五寸厚。樓上幾間教室都亮著燈,其中一間只有十幾個孩子,一個面如朗月的女教師正在上課。我停在窗前,窗邊一個女生穿著短袖,眼神怯生生的,瞳仁真黑啊,而且亮,像一小片深邃的夜空(我兒時見過的住著星宿的夜空)。孩子們發現了新大陸,麻雀一樣嘰嘰喳喳起來——這個突然出現在窗外的胡子拉碴的人是誰???課堂上的秩序很快就亂了。女教師疾步走出教室,一面打量一面問,“你找誰???”我尷尬地搖了搖手,做賊一樣躡手躡腳地,一步步退下樓。

            我不止一次遭遇這樣的窘境,每一次,我都無法解釋自己的舉動。那段失意的日子,我時常一個人深入徽州腹地,翻山越嶺,徒步進村。父親的老屋已經坍塌,家鄉,我再也回不去了。白墻黛瓦的徽州,姹紫嫣紅的徽州,銀裝素裹的徽州,成了我的精神棲息地——我一次次在其間盤桓,歇息,療愈,像一個無所事事的浪子,聽雨打芭蕉,聽山泉淙淙,聽小北風吹著響亮的口哨,像一個遠道而來的信使,在空蕩蕩的石板路上來回奔跑……渴了,我曾飽飲清冽的山泉,那股透心涼,瞬間鉆入五臟六腑;餓了,也曾推開一扇扇虛掩的門扉,有人在家嗎?門后轉出一張詫異的臉,誰???

            深渡,北岸,杞梓里,霞坑,昌溪,三陽,長陔,紹濂……謝天謝地!沒有人拒絕。有一次,在璜尖,一個披著粗布馬褂、滿頭銀發的老人二話沒說,半支煙工夫,就從廚房里端出一大碗生菜雞蛋面。

            “你一個人在家???”我狼吞虎咽。

            “老太婆在南潯,帶孫子,我不去!這么大地方,我一個人,多快活啊……”老人蹲在門檻上,咧著嘴笑,呵呵呵,牙床空洞。

            開門就是山,一座連著一座,沸騰的云海白米粥一樣翻滾。風一直在吹。穹廬低垂,明月朗照,伸手可觸的繁星鉆石一樣閃爍。老人早早就睡了,我一個人坐在院子里,金銀花開得正盛,院子里彌漫著淡雅的香氣。山中真靜啊,午夜時分,風息了,月色都是涼的。那微塵一樣的時刻,我第一次察覺到肉身的輕盈,第一次領悟到人是自然之子,萬物有靈。

            或許,也只有在這樣的山中,人才能真正放慢急匆匆的腳步,安頓安頓肉身,撫慰撫慰靈魂。

            有一年,我去杞梓里尋訪王茂蔭——《資本論》中提到的唯一中國人。清代財政學家,歙縣杞梓里人,因其獨立形成的貨幣思想而被馬克思寫入《資本論》——空山不見人,“杞”“梓”已無蹤影。轉過山坳,一座小村從茂竹秀林后面冒出來,家家戶戶俱是兩層小樓,一座挨著一座。房前屋后多桂花樹,也有杏樹,棗樹,桃樹,柿子樹,板栗樹,香樟,泡桐……我有些詫異,村里沒有雞鳴,沒有狗叫,豬圈幾乎都是空的,偶爾能遇見一兩只野貓,“喵喵喵”,“嗚嗚嗚”,追逐著翻過墻頭。沿著一條石板鋪就的小路,我轉向后山,一株白玉蘭忽然跳了出來,像一群浮在枝頭的白鴿,太醒目了,幾乎嚇我一跳。那是我見過的最美的白玉蘭,素凈,泠然,拳頭大小,至少一百朵。這是誰家的院子呢?墻垣古舊,一個老人蹲在臺階上擇菜薹,菜籃邊趴著一條烏黑發亮的哈巴狗,它已經胖得不想動了,慢慢弓起來,又慢慢臥下去。老人好奇地望了望我,兀自朝黑狗一笑。我有些惶惑。那一笑太熟悉了,似乎在哪里見過。

            春風浩蕩。沿途梅花都開了,盛花期已過,花瓣兀自撲簌簌。和花瓣一同飄落的,還有奔騰不息的時間。每一朵花,都是時間的恩賜——時間是偉大的創造者,也是偉大的破壞者——摧枯拉朽。時間帶走了花朵,也掏空了村莊和大地。在歙南山中漫游,我遇到的年輕人寥寥無幾,只有一群老人帶著一群孩子,守著連綿的大山,看濤走云飛,聽杜宇聲聲,“歸??!”“歸??!”,丈量著時間的長度。

            返程時,一個老人和我同坐。盤山公路在叢山峻嶺間鉆來鉆去,像一條沒有盡頭的蛇。有一次中巴車爬到半坡,車體突然抖動起來,“嗡嗡嗡”,“嗡嗡嗡”,發出猛虎一樣低沉的怒吼。老人抓著我的手,身體前傾,我能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那是怎樣的一雙手??!樹枝一樣干枯,砂石一樣粗糙。

            下車后,老人感激地望了我一眼。我目送她,像一株搖擺的水草,消失于小城屯溪。

            江少賓

            責任編輯:王亞東

            掃一掃,關注拂曉報公眾號

            版權所有: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地址: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234000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