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
            新聞熱線:3900087   廣告熱線:3900838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舉報郵箱:zgfxnews@163.com
            ,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
            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 正文

            能喝一碗湯的生活

            2022-03-28 16:27來源:拂曉新聞網--拂曉報作者:

            人在老去的時候就習慣回憶過去。這種追溯是微言大義的反芻與嘮叨,一枝一葉都關情,一點一滴都有味。有些時候,你也分不清哪些是真實,哪些是演繹出來的故事,只覺得那個人的生活趣味盎然、溫情脈脈。這些細節和述說,讓生活變得豐滿,讓生命變得豐潤,也讓一個人活得風情萬種。

            活了這么多年,我也慢慢看出了人生的意思,似乎就是周某人筆下的無用的游戲與享樂。游戲或許就是幾個相契的人海闊天空地閑扯,享樂或許就是幾個鬢白的人摸著花生讓著酒,但這些真的是無用的,無用的低俗歡樂,無用的蹉跎時間,看不到一點向上的精神和意愿,回到家就被老婆孩子罵個狗血噴頭。但這種快樂就像是鴉片一樣,讓我上癮上頭欲罷不能,也越發越墮落越快樂了起來。老婆眼里滿是恨鐵不成鋼的釘子,姑娘興高采烈地在一旁煽風點火。

            我就在每個周末的早上,趁著太陽還沒睡醒,悄悄打開門閃了出去。走到半路,老婆打來電話問我上哪去了,我說,我去喝碗湯。老婆狠狠地說,庸俗。姑娘在電話那頭高叫著重復,庸俗。我也就尊將令迅速跑開了。從這個角度來看,無用快樂的代價也是很大的。其實,還不僅僅如此。我喜歡走著去,走著去喝一碗湯,一路上聽著歌,天馬冰河入夢來的狂想,無所事事地走街串巷拐著彎走向那個小小的館子、熱氣騰騰的鋪子。我走得很慢,眼睛不夠使,得看看街邊的花,得瞅瞅匆匆的美女,得留意一下地上有沒有硬幣和毛票。這樣,喝一碗湯的時間來回就是一個上午?;氐郊?,洗把臉,正好迎著老婆的怒火開始扒拉著午飯。

            我經常去幾個地方喝湯。一個是聯絡街北頭。上小學的時候,我最盼望家里的煤球爐滅了,母親一邊手忙腳亂地引著爐火,一邊催促父親帶著我和弟弟去吃早飯。聯絡街北頭的油茶鋪子包子店離十小很近,吃完我拉著弟弟的手走過馬路,就可以在父親放心的眼光里自己上學去了。濃濃的湯,辣辣的味道,勁道的面筋,小小的豆皮和海帶絲,脆香的花生米,飄著芝麻粒般的胡椒,就著飄散的香味和熱氣,怎么看怎么讓人心花怒放。湯很燙,得吸溜著順著碗喝。父親說,用筷子抄抄就涼了。我根本就是充耳不聞,繼續手忙腳亂、心滿意足地喝著湯,塞著肉包子。只是,這樣的日子并不長久。我先是長大了,后來聯絡街也拆遷了。我從淮南畢業回來,夏天下午四五點鐘的時候,有個阿姨到路橋小區的院子里賣油茶。我每天支著耳朵聽她的吆喝聲,然后跟母親要上一元五角錢,打來滿滿一大茶缸子,美美地和弟弟喝上一頓。只是,這樣的日子并不長久。母親覺得太浪費錢,還不如晚上吃土豆丁雞蛋湯澆涼拌面?,F在想想,那個時候真的是有些捉襟見肘啊??墒?,對油茶的熱愛卻沒有停止。有的時候嘴饞了,就跑到雪楓新村附近的油茶鋪,叫上兩大碗喝個底朝天。亞運路南頭的油茶也不錯,就是沒有花生米,味道也有點咸。

            路橋小區還沒拆除的時候,巷子的北頭有個王平[月][天][韭]湯煎餃店。上學的時候,走過那里都被香香的味道吸引?;丶液湍赣H說,母親就在周末的時候,給我兩三塊錢讓我去吃上一頓。弟弟嫌那里太臟,不愿意去。說實話,那環境確實不咋地,黑黑的課桌上胡亂地放著筷籠、醋壺,骨瘦如柴的條凳上如包漿一樣發著亮光,地上灑著油漬、炭渣、衛生紙。王平的圍裙上滿是面粉滿是油,王平的老婆打完雞蛋總是在圍裙上蹭幾下。這里是出租車司機的最愛,每天停滿了出租車,每天都可以看到吃得油頭滿面的司機。他們說這里最便宜。我只覺得味道好,湯濃濃的帶著點甜醋的味道,餃子里的肉餡和我母親包的餃子一個味道,雪菜上澆點辣椒油需要吃上兩三碟。后來,我結婚,父親搬過來和我一起住,我就很少去吃了?,F在只要我想起來,我就走過去,還能吃到。老王的頭發都白了,老王的老婆也是,環境還是那樣不爭氣,幾個熟悉的老鄰居坐在條凳上吃得笑容滿面。老王說,西德來了。我說,老樣子。我連一句話都不需要多說,就是這么妥帖順遂。

            工作后,我經常去外婆家閑逛。外公說,西邊有家大眾包子店味道不錯。于是,我看外婆的時候就拐過去嘗嘗。后來,我搬到西北住,外婆外公也不在了。我想他們的時候,就走過去,要上一碗湯一籠蒸餃,安靜地吃完。經常能遇到老黃,他住在經開區,也是走過來。他穿著長長的風衣,豎著領子,戴著眼鏡,胡子拉碴的,很有點特工的派頭。在一張桌子,我們就閑扯;不在一張桌子,我們就揮手自茲去。他說,可要給你買單。我說,各自順便吧。他點頭說,好。他似乎沒覺得幫我買單有啥不妥,我也覺得沒有必要拍他的馬屁。我們雖然已經生活在一個城市里面,但我已經許久沒有見到他了。

            這么多年來,我去喝湯的地方還有很多,比如一中東門,比如西關大街,比如港利門口……但總覺得差了點什么?;蛟S,是因為我沒有什么可以想的緣故吧?

            我四十五歲了,極端干燥粗鄙地活著。還好,我曾吃到好吃的一碗湯。這一碗無用的湯,讓我好好待自己,也讓我很快樂,很享受。我常常想,這樣的生活才有意思,才值得。

            梁西德

            責任編輯:王亞東

            掃一掃,關注拂曉報公眾號

            版權所有: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地址: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234000

            欧洲熟妇色XXXX欧美老妇多毛
            <ruby id="x5zxn"><address id="x5zxn"><rp id="x5zxn"></rp></address></ruby>
              <p id="x5zxn"></p>
              <progress id="x5zxn"><address id="x5zxn"></address></progress>

                <track id="x5zxn"><dfn id="x5zxn"></dfn></track>

                <address id="x5zxn"></address>

                  <big id="x5zxn"></big>

                    <font id="x5zxn"></font>

                      <cite id="x5zxn"></c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