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3900087   廣告熱線:3900838
本網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557—3909502   舉報郵箱:zgfxnews@163.com
,歡迎訪問拂曉新聞網
拂曉新聞網  > 汴水流韻  > 正文

枕河人家

2022-08-09 17:33來源:拂曉新聞網--拂曉報作者:

初到沙溪,我十分驚訝這小小的古鎮,竟經絡般密布著十余條小河小溪。

大約12000年前,沙溪一帶還是一片藍色的淺海,直到距今六七千年時,長江口外南北兩側的淺海逐漸形成沙嘴。隨著陸進海退的自然變遷,此處的海岸線不斷向東推移。至商周時期,慢慢形成現今的沙溪之地。于是,留下了黃泥涇、柴場涇、團溪涇、木杓浜、周涇、姚涇,而縱橫東西南北的則有七浦河和橫瀝河……

它們像流動的水晶,潮汐共秀,不盡晝夜地瀠洄,幾千年來似母親一般用自己的乳汁,氤氳著這片土地生命的原初,滋養著沙溪的先民,繁衍著沙溪的后代。

這條條河溪兩岸,自然生長的綠樹紅花,像似鑲嵌著的美麗花邊。春天,“水盡三江棹,花緣七浦堤。自堪江路永,不比武陵迷……”岸邊,鮮花爭妍,碧草茵茵;水中,綠波連連,游船悠悠。秋天,河無激流,水平如鏡,呈天藍色,浮云映入水中,兩岸金燈花盛開,絢爛繽紛,更是蔚為壯觀。故在遙遙的歷史中,一直有著文人騷客的沓沓屐痕。每當春秋之際,總引得各方文人學士,摩肩接踵,聚集沙溪,臨水詩酒唱和。沙溪至今還保留著詩歌館、洪涇往事館,留傳著文人雅士名人學者的詩文墨寶。

沙溪人祖祖輩輩都居住在這條河溪兩岸。他們許許多多人家的房屋都是臨水而建,唐人杜荀鶴“人家盡枕河”“水港小橋多”很適合形容它。這些房屋雖然沒有現代城市華麗的姿容,但卻有江南水鄉耐人品味的氣息,它們清純、古樸、精致、秀麗。每天打開臨著河溪的窗戶,觀看潮漲潮落,甚是有趣。潮漲時,眼觀驚濤拍岸,心飛魄動;潮落時,耳聽水聲潺潺,猶如欣賞優美的琴聲。特別是夏日,透窗看到陽光灑到小溪小河上,荷花競放,翠蓋紅裳,清風徐來,荷波蕩漾,聞著荷香,賞著美景,真是心曠神怡。

在這眾多交錯的小河小溪的中央有一條古街,長達三華里,一律由麻石鋪就。人們步履平緩地行走在街上,感到別致而古格,印入眼簾的是青一色的青磚黛瓦,可以窺視到小鎮古色古香的身影。

古街在七浦河北岸,相對的南岸還有一條古街,兩岸鱗次櫛比都是古宅,它們比別的小溪小河兩岸的民居建得更加錯落有致。沿河相挨建房,已有很久的歷史。經過幾百年整合,形成了集浙江寧紹文化和安徽徽州文化于一體的沙溪臨水建筑的奇麗風格。

七浦河兩岸居民建房的同時,還建上別致的河棚間。它們均以木柱或石柱為支撐挑在河面上而建,遠遠看去像樓閣,似水榭,輕盈靈秀。河棚的形成是為了滿足人們通舟,取水、洗滌,或乘涼觀景的需要。河棚的窗戶有半窗,落地長窗,配有欄桿或美人靠,窗格有方格形、冰裂形、幾何拼圖形等,花形多樣,美觀大方。

外面的世界天天在變,可這里人的生活卻沒有多少改變。富貴嬌寵的風就沒有酥了他們的筋骨。每當大雨來臨,他們竟不打傘,雨要太大了,有的男人最多把上衣脫了兩手往頭上一撐當傘用。你可能認為他們缺心眼。我認為你認為得對,而今誰還干這等傻事呢。也許是江南雨多,他們習慣了,或許他們覺得讓雨淋淋更爽心。下雨天曬衣服,在這里是常有的事。想必是這兒天氣多變,尤其是夏季,天瞬間晴雨交替,人收曬衣服,不停變換,有點兒膩,索性任老天擺布。這種情形在漁船生活的更為多見,那可能是漁民過慣風吹雨打的生活,不以為然了??垂?,一家爺倆釘門口柵欄,矮得出奇,不防小人,也不防君子,一定是路不拾遺的風還固守在這里喲。

這里的青年男女,也不像城里的那般瘋張。一個大哥哥蹲在河下石板上手拿著食伸到水面專心地喂天鵝,吃好食后的天鵝,有的在水里演繹著快樂的戀歌,有的則追著緩緩移動的小船盡情戲耍。慵懶的河風輕輕吹著,有的青年就坐在河邊,一面曬著暖暖的陽光,一面悠閑自得地彈著吉他。小哥哥陪著女友,沿著小溪的岸邊欣賞烏泱烏泱的花。他們緩緩地行走,輕輕地低語。時而走下溪堤,對水自照,發著甜美的笑聲。還是青春可人,他們笑起來真好看。一對小兩口一個拎著籃子,一人領著娃子,到了賣菜地攤,一人輕聲地同賣主一個一個討著價,一人不慌不忙地把稱好的菜往籃子里放,小娃子則在地攤旁播放的歌曲聲中,一邊跟著節奏輕輕地跳,一邊又隨著自己聽不懂的歌詞走腔跑調地唱。嗯,他們就是這樣聽著音樂和河水聲一天天長大的呀。

上了歲數的人日子過得更清閑自在。有的坐在屋子里漫無目的地對外張望,倘是夏天,他們會一邊手里拿一把扇子扇著涼,一邊抬頭望著天空飄動的白云,或是低頭瞧著流淌的溪水,若是到了雨后放晴的傍晚,他們會索性把凳子搬到門外,靜靜地閑坐,安然享受這一縷縷靜謐的時光。常常在下午,他們三五一起,擺個小桌,沏上一壺茶,或倒上幾盅酒,邊品著酒或茶,邊吹個小牛,講個笑話,嘮個家常,真是有情有調。他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秋風亭。此亭位于七浦河上,是最美麗最靜幽的去處。一年春、夏、秋三季,每天傍晚許多老人陸續聚集到這兒,閑坐在亭內的長條椅上,面對面天南地北、海闊天空地聊,直聊到天上的星星疲乏地眨著眼,才意猶未盡地散去。我遇見一位老人,他一人踽踽獨行,走到洪徑橋緩緩地坐在橋石欄最高的石墩上,背對七浦河悠悠地抽著煙。我十分擔心他一不留神一昂頭掉下河去??衫先思也⒉辉谝?,只顧靜靜地享受著夕陽。在他看來最高處的那個石墩就是他最穩固最舒服的坐墊,而他背后的天空就是他最牢靠最美麗的靠背。

在這枕河人家一個個門前,我從沒見過誰家出現過匆匆進出的身影,也沒見誰家有人急急慌慌拉貨進貨忙著掙錢的神色。似乎誰是富人誰是窮人,對他們并不那么重要。幾個大爺太太各拎上一籃子蔬菜瓜果往地攤一擺,既沒標價,也不吆喝,只是默默蹲在那兒等,等需要的人光顧。沿河的那條古街,也開著許多面積不大的門面,但裝潢精美,擺著當地各色各樣的特產??晌覐臎]聽見誰家主人扯著嗓子叫賣,同顧客說話都一律帶著耐聽的吳地軟語的尾音,更沒聽見誰家賣東西吵得臉紅脖子粗,或拳腳相向。

枕河人家的日子過得是寧靜的,河溪的水大多時候也都是寧靜的。我常常在七浦河邊的古街散步,從沒見到一輛汽車從中馳過,人們騎自行車也是慢慢悠悠行走,更沒見過有人群扎堆,也沒見誰像瘋了一般亂喊亂跑。這里所有的岸畔街巷,一切都是靜謐安詳的,一切都是慢的。老人慢慢地散步,小狗慢慢地跑路,小雞慢慢地啄食。散步的人不急,似乎連河里流水也不急。河里的鵝不急,鴨也不急。我經常去河邊溪邊行走,總見魚兒緩緩地游,它們快樂的時候也只是輕攪出點小水花兒,從沒見他們上竄下跳,招人眼目,顯示自己的存在。那個撈草的小伙,看著讓人急呀,他半天才慢騰騰地搖動一下槳,半天才慢騰騰地舉一次撈子,那個撈子本很輕的,可他舉輕若重,似乎很吃力地舉起,然后又漫不經心地落下,過了很久才慢悠悠地拉上船來,至于什么時候撈滿一船歸去,什么時候撈完河溪里的草,他大概從沒想過。他一邊撈草,一邊把腳丫子伸到水里,隨著船兒蕩漾著玩。在這悠然的地方,悠然的時光,心才叫那個爽喲。

一剪閑云一溪月,一樹菩提一煙霞。來沙溪,自然不要忘了看日出。人們喜歡在海上看日出,有浩瀚之境;也喜歡在山上看日出,有高遠之象。而在枕河人家的小河小溪畔看日出,也能獲得神仙般愜意的境界。那澄清的河水,泛起花紋般的微波,在初升太陽的照射下閃爍著多彩的光,好像最美的少女現身,用她那溫柔的眼睛,在向岸上的人們輕輕地微笑呢。再有枕河人家的倒影,岸邊紅花綠樹的反襯,美呢。

錯過了日出自然遺憾,可千萬不要落下晚霞喲。晚霞飛金,屋角斜陽,恰似河溪底上又有一個彩色的天空。遠方,夕陽下的天鵝,天邊飛過的鳥兒,水中泛舟的游人,岸邊的花團錦簇,枕河人家的裊裊炊煙,也美呢。

梁長峨

責任編輯:王亞東

版權所有: 拂曉新聞網 本站點信息未經允許不得復制或鏡像

地址:宿州市紡織路拂曉報社 郵編:234000

国产成人无码精品一区在线观看